坚定信仰不动摇,看阿赫罗梅耶夫元帅之死

侃侃而已 , 转载
1287 0

坚定信仰不动摇,看阿赫罗梅耶夫元帅之死

我怀念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不过千万别搞错,我怀念的是那个由列宁建立,为实现人人相对平等而诞生的无产阶级政权,不是那个被某些人刻画成集体主义红色超级强权独裁统治的国家。

最后,是苏修浸透了这个巨人的身体,伟大的红色帝国就这么由内至外地分崩离析,仅仅留下了被资本乘虚抢劫一空、满地是掠夺者脚印的破屋子,同时失去信念与财富的人们止不住地颤抖着。西方世界有多么欢呼雀跃,曾经屹立在东方叱诧风云的一方势力就有多么落寞伤心。

未曾经历过这一切的我,可能永远也不能感受如果这件事就发生在我生活的时候,乃至我是曾经建设过那个国家的一份子的感受。我也很庆幸我没有这段经历,光想着就心痛不已。


但也许,有一个人的故事能再一次把我们带到苏联的最后一刻,也就是谢尔盖·费多罗维奇·阿赫罗梅耶夫将军的最后一刻。

对我来说,主要职责永远是战士和公民。你们是在次要位置。今天我在你们之前首先履行第一责任。请你们勇敢度过这些日子,互相支持,不要给敌人以幸灾乐祸的理由……

“我的祖国即将灭亡,当我视为生命意义的一切都在毁灭,我已经无法继续活下去。年龄和过去的生活赋予了我放弃生命的权力。我已经斗争到底。

除此之外,他还留了一个便条: 请求索科洛夫元帅代他偿还所欠克里姆林宫食堂的50卢布代金券。


我们正在坠向无底深渊。一个强大的国家,赢得过最严酷的战争,就这样崩溃了。不是敌人用坦克和导弹干掉的,他们摧毁的是我们最强的一点,我们的精神。因为制度腐烂了。也许,这应该才是症结所在,这也是阿赫罗梅耶夫最后决定离开的原因,目睹一切尽了自己的力,也没能挽救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

赫鲁晓夫二十大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的成绩,正式拉开修正主义的序幕。渐渐地,否定了剥削和阶级斗争,否定了马列主义基本原理,使苏联从民主集中制逐渐沦为官僚集中和资产阶级民主制。如今,我们周边也逐渐充斥起否定老一辈革命家、英雄与模范,甚至丑化党和国家的言论。这种历史虚无主义再一次借着西方营造的所谓自由民主走上台来,我脑海中总会想到四个字:和平演变。比起敌人射来的子弹更威力大的是自己对自己的猜疑和犹豫,可怕地悄无声息地腐蚀每个人的理想,剥夺每个人的力量,一点一点无限自愿地向敌人精心设计的理想乌托邦走去。三十年前,因此轰然倒塌的苏联用自己的解体警醒了中国,从此苏联变为我们每个人口中的”前苏联“,再无光辉可言。就连当年击败纳粹的荣耀也归给了它曾经的对手身上。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比起被敌人实打实打败更屈辱的事情,我已经想不到比这更屈辱的失败方式了。

我想,为国护国几十年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正是无法接受这种屈辱的彻底的失败,无力回天万念俱灰,才选择如此结束自己的一生。

这种事情,绝不能再次发生在我们的身上,绝不能。

回想起12月25日佩戴着金星奖章,痛哭失声的老红军,想起自杀也不愿意眼见祖国破灭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我能做的也只剩下无尽的遗憾与敬佩。


以下部分为转载,来源网络: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预感了这股潮流对苏联的威胁。1991年6月19日,在纪念卫国战争爆发50周年的记者招待会上,他尖锐地指出:苏联今天的形势和1941年有点相似。当年苏联军民以2700万人牺牲所捍卫的社会主义大厦有可能崩塌,希特勒几百万大军未能达到的意图,今天却有可能实现。

元帅也出于一个战士的本能进行了反击,他甚至当面指责叶利钦说:“您对待我国的宪法太轻率了。对于您来说,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句话,而对于我,它是我国人民70年的生活和斗争。”

但一切都太晚了。1991年8月23日,叶利钦当着戈尔巴乔夫的面签署了《关于中止苏联共产党在俄罗斯联邦境内活动》的总统令,当天深夜,叶利钦的支持者占领了位于莫斯科老广场上的苏共中央大楼,整个过程没有受到抵抗。

8月24日,目睹了这一切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在他在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自杀。他在遗书中说:“当我看到我的祖国正在消亡,我生命的所有寄托遭受破坏的时候,我不能再活下去了。”元帅此刻的心情,无限惨淡。他是否想到了50年前在列宁格勒郊外和德国法西斯进行的战斗?我们无从得知。

但元帅的妻子想到了。她合棺之前在丈夫冰冷的额头上最后吻了一下,痛心地说:“他从18岁起便参加了同德国法西斯的战斗,可是如今我们的国家被民主派法西斯分子从内部攻克了。”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的悲剧提醒我们,面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在为时还不算太晚的时候,阻止他们。

不阻止历史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就会吞没我们。

最后更新 2022-07-18
评论 ( 0 )
OωO
隐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