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与“窗”的视觉魅力

转载 , 摄影
975 0

资料来源:网络整理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约翰·萨考夫斯基曾经提出将摄影划分为“镜”派和“窗”派。他认为“窗”摄影是“向外看世界”,因此某种程度上,题材超越了个人的想法;“镜”摄影则恰好相反,是“向内看自己”,一切都是为人的想法所服务。

这样的分法也许简单明了,但也不免过于绝对,因为大多数摄影本身就同时是“镜”与“窗”。许多优秀摄影师对这个问题都有着深刻的认知和思考。我们抛开摄影的深层含义,单从表现形式来看,镜与窗都是很突出的视觉语言,如同“反射”和“透射”,在摄影的画面经营中,有着独特的视觉魅力。

著名摄影师Alec Soth就不认同萨考夫斯基所提出的镜与窗二元分类,他认为,“窗户是捕捉世界的一种方式……你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让时间凝固。”但同时,“窗户通常也是一面镜子,因为它是半透明的,它有一个反射。在反射中你会看到自己,在镜子和窗口之间存在光谱。因此,摄影中的反射往往具有你所看到的那种能量,同时你也在寻找。”

“透过窗户传递给我的画面,即使没有真正的反射,我也觉得它是向内看的。当你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房间里,部分原因是因为有窗帘,这种并不是朝窗户外看的方法,更多的有关对隐私的窥探欲望。而对我而言,这更像是一种隐喻:想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或者,你可以想象一下,窗户在一天中的某些时刻会有反射,因此有时窗户变成了镜子。

另一位马格南摄影师克里斯托弗·安德森,也通过作品表现他对“镜”与“窗”的思考。他认为,“情感是相片唯一有趣的地方”,他的作品很注重情感的表达,窗户在画面中,不仅仅是调节光线,营造氛围,还有一种“观看”的方式。当然,窗户不仅仅是“向外看”的框架,还有“向内看”的镜像功能。

在《儿子》之前的作品,他进入的是陌生人的世界,理解的也是别人的世界。在《儿子》的拍摄中,他明白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与人之间开放式的情感互通,其实就在家里。

说到这里,还得提到一位以复杂构图著称的马格南街拍摄影大师:Alex Webb。他的很多作品,也运用了“镜”与“窗”的元素。在韦伯的镜头下,色彩与色彩的冲击,光和影的衔接,现实与非现实的转换,有着魔幻般的视觉效果。

他的照片除了色彩对比强烈,还时常有彼此相关联和耐人寻味的前景、中景与背景,让观看照片的人一步一步进入探索与沉思。画面看似拥挤,主题却藏身于许多不重叠的小区块中,因此他的照片有许多有趣的小故事。

“我总是想要寻找更多东西,万一你放进太多,可能就变得一团混乱。我一直在拿捏其间的分寸,我总想在画面里加多一点东西,让它保持某种形式的凌乱。”

对韦伯来说,把一些人的姿态、表情、动作与环境中的造型、光线、色彩加在一起,表现出人性与文化,这就是摄影。

通过以上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镜子,除了浪漫或者自我表达,也能够客观真实的反应现实存在的事物;而窗户,除了现实主义或者客观的记录真实存在,也能够主观的表达甚至暗示私密的空间。

每一张照片都是真实的记录也是主观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每张照片都以纯粹的描述一个窗口作为开始,但同时,又可以从中瞥见摄影师的反思,毕竟窗也有镜的功能。善于运用不同的视觉元素,表现不同的视觉效果,这也是摄影的魅力所在。

最后更新 2022-07-17
评论 ( 0 )
OωO
隐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