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的信息孤岛,一去不返的“快乐”童年时光

侃侃而已
64 1

当代的信息孤岛,一去不返的“快乐”童年时光

不知怎的,突然就放着那么多咕咕咕的文章来打个小小的随笔。


关于我的模拟飞行的经历写成个类似传记的东西的企划大概在几年前就有了吧。而今天,就让我小试一下,回想许多晚期90后、早期00后的童年时光。

作为这个时期成长的孩子的一员,既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恰巧在已经记着时期的时候经历了我们之前人们长久以来一直拥有的传统童年,也正好赶上了互联网的全面普及以及移动互联网重塑生活形态的小尾巴。记着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在串亲戚的时候无意之间看到我的小外甥在一个角落里一个捧着个手机,定睛一看是Minecraft,就那操作的娴熟程度当时就让我一个大了他小十五年的人自愧不如。看着亲戚们还在传统地相互寒暄,口中讲着这一年来攒着没讲的谈资,时不时的笑意,再回过头看看在角落里的小盆友一个人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或许是一群人的,毕竟也许联机着,但不管怎么说在他物理的身两旁并没有人的陪伴,这种反差外加由此情景引发的我的神返童年的经历,不禁令我深思。


我来自一个已经落寞安静下来的城市,家庭也仅仅是普通工薪家庭。在我12岁之前家里并没有一个叫做计算机的东西,也就更没有互联网什么事了。那在我的童年时光的黄金期我又是怎么娱乐自己的呢?非常老式的,书籍、童年玩伴和非常复古的红白机游戏。

相比现在很多新建楼盘里大家连左右邻居都不知彼此的尴尬局面,老小区里的生活烟火气远远高过这些自诩高档的各式社区。我所居住的小区交房于我出生的那年,有了新房很多人便会选择成家生子,于是乎在我周围有着一群与我年龄相仿的伙伴。在那个移动互联网黎明前时代,尤其夏天大家在家里无所事事,寂寞的孩子们会干些什么?只能是出门在楼下嬉戏。放学后的欢乐时光,一根粉笔一块路面就能成为快乐源泉,攀高登低在所不辞,闭上眼睛别偷看,顶着蚊子成群在树丛中翻翻找找,在绿化中划分地界,从植株上采下形似地雷的种子,储存起来或是剥开里面的胚乳涂到什么东西上,比赛各种东西,累了坐在一起聊聊天,大半夜在家里人的再三呼唤下不舍地回家,满怀惆怅······听上去挺野,我也自认为我的童年这些经历都有点农村那边的意思了。还有许许多多已经遗失在我脑海的美好回忆,如今它们留下的只是无限的怀念与满足了。

就这货,其实是紫茉莉。


在我三年级还是四年级的时候,我意外得到了一台那种有一个小小聚合物电池的可移动的“EVD”,就下面那玩意

它除了能播放碟片外,还有个游戏功能。随机附了一张小小的碟片,加载它里面是一堆当年小霸王那种插卡的“电脑学习机”里的红白机游戏,超级玛丽魂斗罗这种,得有几十个,还送了下图中部那种USB口的手柄,毫无手感的同时却可以同时插俩在碟机上,俩玩家一起参与游戏。

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玩过这些游戏,可在一个屏幕前player1&player2一同玩一同欢笑的经历可能对我们这代独生子女居多的孩子就不那么普遍了吧。

接着上文,这东西在我印象中可以靠电池自持40分钟——这就足够几个小伙伴一起happy一阵子的了,在楼道台阶上挤在一排,来个人还得让让,就能带来无穷的乐趣?我都没办法让这一切都在我现在的逻辑里跑的通可当时却是那么合理,那么开心。

还有就是一大堆的书,一大堆的纸质书。也许我现在放不下的书籍、图书馆、读书的习惯,就是那是留下的后遗症。当然,现在的我感谢当时的我这么做的选择。


每个人都似乎通过互联网、通过手机无时无刻保持着彼此的联系,比起当年我向某些杂志寄的信取得联系的时间快得多得多。这些无形的联系外,见面聊天似乎在变得那么奢侈。渐渐地,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只有岛之间的信鸽维持交流了。我这里当年那批孩子也已经成了无趣的大人,当年那孩子成群的景象再也难见。谁还要在现实中相见?联系上了,又好像没联系上,见了,又好像没见。

现在的游戏和各种资源相比之前无比地丰富,获取更是触手可得般简单。在这表面浮华油脂四溢之下,心灵那一亩田又是否良好灌溉了呢?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生活,就像我们无法理解几十年几百年前人们的生活。我完全无法确定如今的孩子们获得的普遍的快乐能等同于当年那时我这代获得普遍快乐的质量,所以到头来这一切也许并没多大意义,大概每隔四五年岁数的人就会或多或少产生代沟,所以也许这一切我只是在神游自己的过去怀念自己的童年时光罢了,瞎聊聊而已。

但我还是对现在的人际关系的普遍维系强度、方式感到不满,这倒是一定的。

最后更新 2022-04-07
评论 ( 1 )
OωO
隐私评论
  1. 鸟叔来串门,通过虫洞穿梭至此,期待回访!

    2个月前回复